音樂家的靈性、天賦與謙卑-鋼琴家 陳毓襄

18 Jan 2012 《MUZIK》文:李欣恬

No. 45 鋼琴家 陳毓襄

鋼琴家陳毓襄與奇美文化基金會的淵源一向深厚,自學生時代的獎學金得獎者到後來的獎學金徵選評審,這樣長年的合作關係,也讓奇美文化基金會一直有替陳毓襄錄製專輯的計畫,但由於陳毓襄長年旅居國外,一直苦無適當時機。2010適逢蕭邦冥誕兩百年,也恰好是五年一度的蕭邦國際鋼琴大賽舉行的年份,臺灣各地舉辦蕭邦音樂節的氣氛濃厚,共有三大民間團體在北中南進行多場次的音樂會,趁著這樣的氛圍,也因為這樣的因緣際會,總算,我們能夠盼到這張精彩的專輯《陳毓襄:珍愛的蕭邦》。

光是專輯封面就夠特別的了,是鋼琴家陳毓襄和奇美文化基金會董事長許文龍先生特地挑選的,同時也是許文龍先生本人親自臨摹蕭邦的作品。在曲目的選擇上,也和大多的蕭邦專輯大不同,選的都是重要但少被演奏的小品,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曲目選擇,陳毓襄說道:「之所以沒有選擇較大曲目的原因是,我希望這張作品能讓觀眾在較平靜、放鬆的狀態下去聆聽,其實我原本的構想是希望整張專輯都以夜曲為主,但考量專輯曲目的多樣性,最後夜曲仍然了佔了七首中的三首。」

 

音樂家是上天的使者

藉著這樣一張別緻的蕭邦作品專輯,我們也能一窺鋼琴家陳毓襄對蕭邦演奏詮釋上的一些想法。演奏家是為作曲家服務的,但是要如何同時詮釋蕭邦又能表現自己呢?我們該藉著什麼方式去完全瞭解一位作曲家的思維?就另一方面而言,作曲家本身的思考,真的完整地呈現在作品中了嗎?在演奏上,我們從現有資訊去吸收,整合出屬於「蕭邦」的面貌,接著運用想像力,把消化過的資訊轉化成音樂,在這樣的音樂詮釋過程中,陳毓襄認為,必須有百分之四十的自己在其中,剩下的百分之六十則是我們所理解的作曲家樂曲意涵。

音樂家本身即是上天的使者,上天經由他們傳遞訊息,帶給世人心靈層面豐厚的滋潤,因此我們不該過度拘泥於蕭邦應當是如何,或者是演奏蕭邦應當浪漫、多情等印象,當然,樂曲分析、樂曲內容和當時的文化歷史背景是必須的基本功課,人文藝術修養是必須的,音樂本質也是必須的,以這些為基礎,跳脫出「蕭邦」也超越「你自己」,這是另一種高層次境界的表現。一如陳毓襄的恩師波哥雷利奇(Ivo Pogorelich)在參加國際蕭邦鋼琴大賽時,他的詮釋不太符合演奏「蕭邦」該有模樣,因而引來評審們的討論和質疑,即便如此,波哥雷利奇在詮釋蕭邦上的特色仍然具有他的價值,而他也是首屈一指的國際鋼琴大師,毋庸置疑。

 

音樂家的內在靈性修煉與外在功夫

對陳毓襄詮釋蕭邦和整體演奏生涯造成莫大影響的鋼琴大師,除了波哥雷利奇以外,尚有另外一位大師拜倫‧堅尼斯(Byron Janis)。拜倫‧堅尼斯是霍洛維茲(Vladimir Horowitz)的學生,之所以會拜他為師,主要是因為某次陳毓襄在準備拉赫曼尼諾夫第三號鋼琴協奏曲時,聽到拜倫‧堅尼斯錄製的版本,不僅承襲了霍洛維茲,甚至更超越霍洛維茲,因此陳毓襄興起了一個念頭,一定要找到這位大師,並且好好向他學習,後來真的如願拜師學藝,在和大師的第一堂課後,陳毓襄便確定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。


陳毓襄形容上第一堂課的收獲,如同上了一整年份課程般豐沛,好老師總是能清晰地點出盲點,並且用適當的方法讓你瞭解;當然,好學生的配合度和領悟力也是很重要的。拜倫‧堅尼斯每點出一個訣竅,就像開啟了一扇門,到達另一個世界,於是陳毓襄便下定決心,一定要長期追隨拜倫‧堅尼斯上課。六零年代,拜倫‧堅尼斯由於美國與俄國關係,在當時僅錄製俄國作曲家的作品,直到晚年才錄製蕭邦,但是他的蕭邦彈得非常好,富有靈性,讓陳毓襄感受很深刻,因此,陳毓襄也決定要把握機會好好向他學習蕭邦作品的演奏。

如果說波哥雷利奇帶給陳毓襄的是少林寺般的「武功」鍛鍊,那麼拜倫‧堅尼斯之於陳毓襄而言,則是靈性上的灌溉。波哥雷利奇傳授彈琴時的各種肌肉運用,以及各種音色表現彈法,「一個聲音藉由肌肉的轉化、運用,竟然有幾千幾百種彈法。」;而拜倫‧堅尼斯在上課的過程中,可以引發出學生原有但未被開發的內在本質,讓學生也能理解自己而不斷突破。對於這兩位老師所帶給陳毓襄的萬千世界風景,她認為自己相當幸運,學習音樂的過程中,一直能夠得到這麼多好老師的指導,陳毓襄本身也是一名很好的學習者,具有高度天份和領悟力,也力求琴藝精進,相輔相成,相得益彰。

 

記住,然後忘掉

在陳毓襄達到拜倫‧堅尼斯的詮釋要求之後,拜倫‧堅尼斯反而希望陳毓襄能夠放掉一切,「因為我不要聽到你的音樂是設計好的,我不希望我接下來會知道你要怎麼彈。」拜倫‧堅尼斯的意思是,不要去侷限住音樂的自由性,不要有預設立場,一開始學習可以是有計劃的,先把詮釋方法練習起來,之後要忘掉這些設計過的種種,記住,然後忘掉,自在地運用你的心靈去詮釋音樂,這樣才是真正有靈性的音樂。陳毓襄也和我們分享了一個小故事,在某次上課結束後,拜倫‧堅尼斯希望陳毓襄不要直接回家,而是順著自己的心到任何地方,藉以訓練放掉以往按圖索驥的價值觀,然後應用在鋼琴演奏上,這是非常特別的訓練,也對陳毓襄的音樂有很大的助益。

 

音樂性和技巧,缺一不可

臺灣學生經常會詢問一個問題:「在演奏時,音樂性重要還是技巧重要?」其實音樂性和技巧是兩者並重的,演奏技巧更是基本的功夫,好的音樂家要能夠不斷超越自己,僅僅聰明是不夠的,還要有靈性,還要懂得突破自己,以及多體會。像陳毓襄這樣的演奏家,練琴時的態度和方法卻相當謙卑且仔細,「練琴越慢越好,速度快,練不出底子深厚的好功夫。」這是陳毓襄想給所有鋼琴學子的建議。

這張《陳毓襄:珍愛的蕭邦》專輯是陳毓襄多年所學的功夫集成,在多年的學習和自我摸索之後,她所演奏出來的音樂,定能讓聆賞者感同身受,也期盼樂迷朋友們能夠一齊從她指尖下的音符中,感受到心靈的平靜與解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