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文化生活】陳毓襄靈動琴聲 驚歎世界

12 Oct 2011

用靈魂與生命彈奏台灣的驕傲

十三歲與洛杉磯愛樂交響樂團同台演出;中學時連奪美國五十州鋼琴比賽冠軍,二十三歲勇奪波哥雷里奇鋼琴大賽桂冠,贏得十萬美元獎金。她運用不同手勢、肌肉及角度可彈出一百多種技巧;配合禪修與氣功的加持,讓她馳騁於國際古典樂壇,並用靈魂與生命彈奏出台灣的驕傲。這位鋼琴天才在國內唯一最大的頭條新聞居然是與林志玲撞衫,讓她啼笑皆非!

 

林健煉 今年九月二十四日夜晚,台北國家音樂廳台上身著大紅露肩禮服的長髮美女,渾然忘我地埋首於鋼琴前,纖柔十指像表演特技似地在鍵盤間不停閃跳,廳內迴盪的樂音,時而像天籟般溫柔婉約,時而如狂風驟雨傾瀉流竄。長達八十二分鐘演奏期間,居然沒有任何掌聲,祇見座無虛席的樂迷不時默默相互點頭,或比豎大拇指,時而低聲驚歎,直到演奏完畢,才瞬間爆出如雷貫耳掌聲,現場聽眾並不約而同起立致意,不少人感動得淚流滿面。演奏的主角陳毓襄一陣回魂後,洋溢著滿臉歡欣向全場致意,謝完幕走回後台,克制多時的情緒突然崩潰,剎那間嚎啕大哭起來,許久後才收斂起悲歡交集的心境,重新面對粉絲;當夜十點多,排隊等著與陳毓襄簽名、合照的粉絲,一路綿延到信義路上,興奮熱絡的場面,前所未見,直到深夜,人群方才不捨地逐漸散去。

神奇魔幻十指

揮灑生命樂章

除了古典音樂界圈內人士,一般對這位享譽國際的台灣美女鋼琴家不是很熟悉,媒體的報導也是零零碎碎。去年七月,她應邀回國為紀念蕭邦誕生二百周年,在國家音樂廳舉行「蕭邦國際音樂節~陳毓襄鋼琴獨奏會」,首次個人獨奏,完美挑戰蕭邦二十一首《夜曲》全集,同時與蕭邦對話,現場吟唸情詩後,才一時聲名大譟,並於今年六月以《珍愛的蕭邦》個人專輯拿下金曲獎最佳演奏獎。

 

今年是李斯特誕生二百周年,陳毓襄再度受邀於國家音樂廳演出,曲目是被作曲家舒曼喻為像在暴風雨中行走,全世界公認最難演奏之一的李斯特十二首《超技練習曲》;這套李斯特歷經一生苦心創作,題獻給恩師徹爾尼的曲目,是鋼琴之王藏在樂譜裡的奇幻風景,從上世紀至今,舉世公開演奏過的不過十來位,陳毓襄則是女性鋼琴家第一位。

 

她上半場彈奏的曲目,是巴哈充滿聖靈感動的《善牧群羊》與G大調第五號《法國組曲》,讓聽眾見識到巴哈的溫柔與靈活,也使整場音樂會帶給聽眾天堂般的境界;下半場則挑戰情感豐沛又夾雜魔鬼般狂風暴雨的李斯特《超技練習曲》,讓現場樂迷浸身於兩種截然不同的強烈氛圍。

樂評家認為,《超技練習曲》第二曲《A小調練習曲》,雙手得上下交替,橫跨五個八度,根本就是特技表演;陳毓襄的音色清晰、技法絕妙,感覺出她是用自己生命與靈魂在與李斯特相隔二百年對話。

 

《超技練習曲》十二首中交雜優美詩意的第三首《風景》與第九首《回憶》,卻也充滿了第二首《A小調練習曲》、第八首《狩獵》等,要求手掌的移位、需要駭人力道、瘋狂八度大跳、雙手八度琴音等具備強力、張力與旋律美感的表演技巧。

 

陳毓襄全神貫注彈奏此曲時,或波濤洶湧,或驚濤駭浪,或行雲流水,時起乍落,展現出穩健精準的大家風範。為了避免干擾此「神乎奇技」的演出,聽眾一開始就被提醒,在曲與曲之間不要鼓掌,故每首精采曲子彈畢,為表達內心的激賞,大家皆靜默相互點頭、比大拇指或低聲驚歎,直到陳毓襄全部彈完,徹底征服《超技練習曲》後,才獲得如雷掌聲及起立致敬的最大肯定。

 

不論是顫音、橫跨五個八度、一秒敲出十多個音符等,陳毓襄都能盡情揮灑,完全無法想像十指可以幻變出這麼豐富、磅礡的奏鳴,顯然她是用生命灌注在這十二首高難度的樂曲中,難怪聽眾歎服「簡直是李斯特附身!」

被譽為李斯特第六代傳人的陳毓襄在接受《新新聞》專訪時表示,為了向浪漫高峰期的李斯特大師致敬,這場演奏會她準備了半年,並苦練一百天,能完美詮釋李斯特《超技練習曲》,讓她深感活得非常實在。

 

陳毓襄表示,演奏這段曲目需要強健的體魄及豐富的想像力,因此平日就勤練氣功、慢跑以調養身體狀況;她強調,李斯特的曲子就像魔鬼般,要有充足的準備才能駕馭。

她解釋,這十二首練習曲共分三個層次,第一個層次是鋼琴技巧,彈奏者需有能力在數秒間彈奏十多個音,甚至要能跨過三個八度音符;第二個層次是要有豐富的情感,表現李斯特的浪漫與文學性;第三個層次則要把音樂幻化成故事或畫面,因此彈奏者又需具備十足的想像力,方能充分體現李斯特的思想。

 

「所有彈鋼琴最難的技巧都包含在內!」陳毓襄指出,這十二首練習曲又長、音色又強,對聽眾是考驗;她建議學琴者不妨將整套《超技練習曲》都學完,因為除了能增進基本技巧外,還能培養音樂家最重要的豐富想像力。

她認為,過去大家對這套曲子的誤會太深,認為只有快速和大聲,「其實並非如此,我這一年來從中學到技巧的極限、浪漫的極限以及想像力的極限,受用無窮。」

 

幼年展現驚人天分

赴美拜師嶄露頭角

陳毓襄演奏李斯特《超技練習曲》的消息傳開後,也引起國際注意,日本大阪十月的「中之島國際音樂節」,雖已邀請俄國鋼琴家貝瑞佐夫斯基演出李斯特全套《超技練習曲》,仍特別邀請陳毓襄在音樂節中演奏其中的六首曲子。

 

陳毓襄與貝瑞佐夫斯基堪稱宿敵,一九九○年兩人都參加柴可夫斯基鋼琴大賽,從百人海選一路殺進決賽十二人名單,最後由貝瑞佐夫斯基贏得冠軍,但陳毓襄也在日後獲得波哥雷里奇(Ivo Pogorelich)大賽冠軍,兩人實力相當。事隔二十一年,雙方再度在同一音樂節演奏《超技練習曲》,可謂狹路相逢;不過陳毓襄表示,她的詮釋和貝瑞佐夫斯基完全不一樣,她有信心將這六首選曲以不同風貌呈現給日本樂迷。

 

陳毓襄的父親陳韻元出身於高雄旗山溪洲,成大工學院畢業後北上從事貿易。陳毓襄幼稚園第一次見識到鋼琴時,就為之著迷,企盼有一天能坐在鋼琴前彈奏。某日下課,她心血來潮,逕自坐上琴椅流暢地彈奏起老師教唱過的樂曲,老師乍見下深覺她的天分,於是拜訪她的父母,建議予以栽培。初期家人尚不以為意,就先買個玩具鋼琴讓她玩玩;一日,她又借用鄰居鋼琴將聽過的小學教唱歌曲全版彈奏,母親才帶她找音樂老師學琴。因為程度佳、進步快,三個月後這位老師不忍耽誤她的前程,建議另請高明,於是父母親安排她到山葉音樂教室學習,後來進入福星國小音樂班;由於她的天分實在太高,一九八○年國小四年級時,她的母親吳純美即帶她赴美求學,師承著名俄裔鋼琴家Josef Lhevinne並得其真傳,此外還與Eduarado Delgado、琴藝系統鋼琴教育家Robert Turner及貝多芬琴藝系統鋼琴名家Artur Schnabel的嫡傳高足Aube Tzerko學習深造,至此她始建立自己獨樹一格的音樂詮釋理念。其後再進美國茱莉亞音樂學院取得學士及碩士學位,期間又師事Martin Canin、Byron Janis及殷承宗等名師;找到舞台的陳毓襄,從此嶄露頭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