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『陳毓襄鋼琴獨奏會-征服』後感

25 Sep 2011

秋意正濃的周六晚,小編有幸的在國家音樂廳聆聽了一場動人心魄的獨奏會,
『陳毓襄鋼琴獨奏會-征服』,這場獨奏會真的是精心設計過的,今年六月榮獲金曲演奏家的陳毓襄,帶領著聽眾們的心靈及耳朵,一起浸淫在兩小時黑白鍵的魅力中。

上半場一開始是改編過的巴赫─裴特利:善牧羊群(J. S. Bach: Sheep May Safely Graze (Arrangement by Egon Petri)),輕鬆活潑的琴聲先讓耳朵從外在吵雜的環境習慣琴聲,也讓我們的心安靜下來,接著是巴赫:第五號G大調法國組曲,作品816( J. S.Bach: French Suite No.5 in G Major, BWV 816),這首曲風因為近似法國風味因而命名的組曲,是一組較為迷你的組曲,由六小段組成,琴聲溫柔的、深情的捲進心靈深處,彷彿訴說著法國的浪漫情懷,小編很喜歡這個組曲,其實這個組曲雖然短暫,在曲子後半段也有許多鋼琴技巧的展現。

 

稍作休息後的下半場則是身為李斯特第六代弟子的陳毓襄,為紀念李斯特逝世兩百年而挑戰的高難度曲目-超技練習曲全集(F. Liszt: 12 Transcendental Etudes)。
小編認識李斯特的超技練習曲其實是因為看了日劇『交響情人夢』,劇中只有出現第四號D小調的部分,就已經是精采的讓人咋舌。而這首練習曲可謂是鋼琴界公認難度很高的組曲,單一號已經難度超高,更何況是完整的12號組曲長達75分鐘的演出,除了技巧的考驗,更是演奏者對自己心靈來一場馬拉松式的挑戰。『獨奏』是一場很寂寞的藝術表演,它既是演奏者自己與鋼琴的對話,必須投入所有的心神與情感,然後將反覆練習到存在腦裡的音符化作順暢的演出,時而舒緩時而激動,瞬間晴天瞬間風暴,我想如果不是從細胞裡深愛音樂的人,是很難能夠像這樣幾乎要掏出生命的演出,我看著揮汗如雨的演奏者,以及屏息專注的聽眾們,內心的感動無法言喻。巴哈的曲風輕鬆舒服像春天的風,李斯特在下半場把我們帶入了一種猶如風暴般的濃厚情感,琴鍵、演奏者、音符、聽眾以及空間,交織成了一個和諧又緊密的關係網,在一小號一小號之間,我們才敢動動身子,跟著演奏者稍作喘息,我想這就是一場成功精彩的演出。

 

在藝術治療裡,音樂治療是其中的一種,因為樂器的震頻能夠有效的經過聽覺安撫心靈或是產生激勵的作用,所以我們聽到悲傷的音樂會哭,聽到輕鬆的音樂會笑,聽到舒服的音樂心靈會有平靜的感受,我相信在聽過這場兩小時鋼琴獨奏會的聽眾們,一定在心靈的某一個層面被深深的療癒了。